麻吉手牽手


Phyllis Hsu 每次短宣最大的收穫就是經歷改變與更新. 這些經歷就像生命中的階梯,改變我們的眼光改變我們的態度. 這次很高興能夠再度參與鄉福. 來到嘉義中埔福音中心第一印象覺得這是很可愛的地方,就是ㄧ棟透天4樓房,一樓是客廳和廚房,樓上是寢室,每天進大門前就像回家ㄧ樣看到外面20幾雙鞋,進房間門又是10幾雙拖鞋. 但是整個裡外打掃得乾乾淨淨ㄧ塵不染,很溫馨舒適. 今年和我們配搭的台灣團隊是和師範大學和市北大團契,和去年一樣我再次看到一群年紀輕輕就火熱愛主服事的年輕人,我們從第一天就感受到他們嚴謹又萬全的準備,課業上甚至都花相當地時間實際教學演練. 相較之下我們這群沒經驗的STM 美國團隊 大概也是因為沒經驗,反而老神在在,也不知道憂慮. 《經歷擴張的改變》 因為去年參加鄉福不需要準備教案,感覺只是參加的. 而這次的課程拿到手時 才知道這次是由美國團隊完全帶領主要教課的部分,在錯愕中, 第一次感覺要完全靠禱告來準備,第一次在陌生的環境, 配合不熟悉的同工, 帶領未曾相識的會眾主日敬拜,第一次在學校大禮堂帶英文歌帶動唱 ,其實心裡很怕,那天早上大概沒有人知道我在哪裡, 因為我緊張得一直拉肚子,直到十分鐘前才回到禮堂. 但最後真的很感謝 神的恩典一直陪著我 讓我順利完成任務,並在感謝 神讓我在這個經驗當中被祂擴張使用成為器皿,也學習到很多帶領的學生的方式。 《經歷生命的改變》 以前參加的短宣隊第一天的學生大多會比較安靜,因為彼此不熟悉. 但是這一次在第一天發現班上的小朋友都已經很熟絡了,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本來就是在同一個班級的,其實這對老師來說是很挑戰, 因為他們彼此之間會一直講話,也因此很難控制秩序. 我記得在第二天結束的時候,我的體力已經幾乎要耗盡了,第三天早上的晨更 牧師分享到參加宣教的過程中,常常我們所說的一句話或是我們所做的一個動作就會影響其他人明年是不是會再繼續參加這個營會. 當時這段話深深地影響我。 那天的營會,我們班上的小朋友好幾位都在活動當中哭起來,雖然沒有很大的爭吵或是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就開始感覺他們變得更願意信任我們,更自然地表露出他們的情感. 當天中午有兩位小朋友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吃飯,我知道他們好像有什麼事情難過而不想在教室,他們說要到走廊去活動,很意外的他們好乖也很聽話很乖的按著我規定的範圍內活動(不跑到別的班級去),後來我一直在想牧師所說的那段話,我便拿著三個便當走到走廊 跟他們說, [老師陪你們在這裡吃飯好不好?] 他們那時很吃驚的表情看著我,但是,他們沒有留在走廊,而是點點頭伸出雙手,拿著便當跟我說: 那我們要跟老師ㄧ起進去教室裡面吃. 我當時淚水盈眶,因為我知道他們的心接受了、改變了,在那之後,神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孩子的心是如此單純 、柔軟,他們只是需要一點關心和愛. 後一天的跟進聚會中,神更讓我看到我們的班級的九位學生有八位舉手信主,這些收割,我真的不敢說是我們在那裡做了什麼,而是見證到 神的恩典和大能,讓我們親眼見到他改變生命的神蹟,即使我們頂著大太陽,忍受悶熱的天氣,滿臉是汗水,還不停的被蚊子叮咬,就在那一刻看見這些靈魂的得救,真的覺得ㄧ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經歷關係的改變》 這次還有一個很大的祝福就是看到自己孩子的成長和與他關係的改變. 剛開始徵召報名的時候,本來還有點掙扎,因為當時心裏只想要去柬埔寨短宣就好了,然而,因為大兒子Chrisㄧ直說他想參加這次的鄉福短宣隊,雖說一直希望他能夠參加短宣,但是我平常覺得他講話很小聲,也不太像是會站在台前的孩子,動作又很慢,甚至還常常要提醒他洗澡睡覺等等,實在很難相信他能幫上什麼忙, 但是經過他ㄧ再跟我保證他會很配合的,我只好半信半疑答應陪他去,接下來,我就看他開始為了短宣努力練習魔術,然後也盡力幫忙預備募款的海報和演戲用的道具製作等等。在這次的鄉福營會當中,我驚喜看到他和其他的同工和孩子們的美好互動 ,當我請他演戲,上台帶動唱,甚至最後一天的福音跟進聚會表演魔術,他的配合和演出都大大的讓我感覺到他的成長、認真,我也看到他勇敢地因著跨出自己的comfort zone擴張了自己的境界。 我覺得做母親的也因著他的服事和擺上蒙福了,這次鄉福讓我們的關係當中有很大的改變,如同我們所演的話劇「海底總動員」的最後,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如同朋友,我也更信任他放手把事情交給他. 最後,再次把感謝歸為所駐守在西雅圖的崇拜組團隊,因他們忠心的擺上,才讓短宣隊能夠放心的去宣教,將一切地榮耀歸給我們的 神! […]

愛能改變一切






邱侃 馬太福音28:19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感謝主!我今年夏天有機會第一次參加鄉福短宣,也是我第一次到台灣,這次鄉福帶給我自己的超乎我所求所想,讓我親身經歷神奇妙的做為,看到人們對福音的需求,看到基督徒的大使命,也對自我有了更多認知,特別讓我感恩的是我能夠有機會帶我們家的老大Kevin和老二Alex一起參與服事,還有就是太太的支持和來自Interlake小組弟兄姊妹的禱告。 鄉福前一天7月22日我們到達台北就有幸受到王牧師父子三人的熱情招待,感謝王牧師帶我們到一家非常有特意的餐館吃飯,還給我們三人都準備好了悠遊卡方便坐捷運,並帶我們到市區各處遊覽,我們很快就體會到了台北的各項便利,感謝主從那時起台北對我們來講不再陌生了。 第二天我們從台北乘高鐵到達嘉義,還遇上了Melody姊妹一同來鄉福,Melody是以前在我們Interlake小組後來搬到台北的。今年西雅圖靈糧堂鄉福VGM短宣隊分成兩個分隊, 我們一行9人被安排在蒜頭分隊,由Picchi牧師帶領。迎接我們的是蒜頭教會的吳牧師和政大團契的總務陳同學,人稱 Fish,非常感謝他們兩人負責我們鄉福期間全部的交通和住宿支持。我們直接到我們的營本部,營本部設在嘉義縣六腳鄉蒜頭國小的一間教室,政大團契二十多位同學都早已到達,大家會合,相互介紹,我們西雅圖團隊被稱作STM (Short Term Mission)。我們一起合辦為期四天的面對蒜頭國小學生的雙語夏令營。 接下來三天裡STM跟政大團隊一起準備教材,教具,跑教案,排練闖關遊戲和歌舞,每天三餐在一起吃飯,主日一起到蒜頭教會做禮拜,每晚在一起敬拜,政大團契的同學們是一群非常火熱愛主的年輕人,做事認真負責,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滿滿的。雙語營營長名叫Angel,核心同工有前面提到的總務Fish,課務Tim,活動組Molly,還有Jeff我記不清他分管什麼了,其餘所有同工分成六個小組,每個小組將負責十幾個雙語營小朋友,非常感恩我和Alex跟三位可愛的政大輔導Alvin, Emma和Ziyon分在第二小組同工,Ziyon同時還在活動組服事,我們從政大同工們那裡得到很多幫助,從他們也學到很多。 接下來是四天的雙語營,小營員們通過生動活波的小品,卡通角色和闖關學習體會,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我訊息你訊息,通過一個獅子,孔雀,無尾熊和貓頭鷹的童話故事認識DISC四種性格特質,五種愛之語,再配合相應的英文字句學習。政大團契活動組每天都為小營員們安排了生動的短劇,劇情緊緊相扣,讓小營員們盼望第二天能看到下一集。政大同學和STM每天都教小營員們活波的歌舞,感謝讚美主! 《Jesus You’re My Super Hero》貫穿營會每一天,是每一個人的最愛,小營員們放學前總要唱《喔 ! 謝謝耶穌》。 我們雙語營第二小組共有13位小朋友,一開始我們就試圖記下所有小朋友的英文名字,沒有英文名字的就當場幫他們取個英文名,James, Edward, Kevin, Cindy, John, Brian, Andy , Ruby, Penny, Handsome, Tina, Jendy 和Wendy。每個小朋友都超喜歡雙語營的同工,非常聽話,給我們所有同工留下深刻的映像。政大輔導同工們對小朋友們都非常有愛心和耐心,精心寫好小卡片送給每位小朋友,小卡片背面還有手工畫上了小朋友喜歡的卡通小寵物,男孩們都愛粘著Alvin和Ziyon ,女孩們都愛粘著Emma。相對來說小朋友們對我們這兩位STM開始還保持距離,可能因為聽說我們是從外國來的吧,Penny直言我說話有大陸腔! Alex也試著用中文跟小朋友們交流,慢慢小朋友們都跟我們越來越近了,第四天也就是最後一天Penny纏著我和Alex每人畫一張小卡送給她。 營會期間我們還隨同政大輔導同工用課後時間去學生家進行家訪,第一家去的是Brian家,這家住附近而且好像是個大家族,家族共有4位不同年級的表姐弟來雙語營,所以我們有來自幾個小組的同工一起去,好熱鬧,阿嬷接待我們,只講台語,所以主要同幾位會台語的政大同工交流,我和Alex聽一些零碎的翻譯。 Brian有個哥哥名叫Ken也在雙語營,兄弟倆的父母都由於健康和經濟原因只能全由阿公阿嬷照顧,政大同工還推薦蒜頭教會開設的課輔給了阿嬷,同工們還在三合院裡跟孩子們一起踢球,孩子們還繞有興趣地帶大家參觀了他們家的後院雞舍。 第二家是去James家,我和Alex跟政大輔導同工Ziyon和Sharon一同去,Sharon本屬第3小組,由於她會一些台語她願意專程來幫忙翻譯,我們四個按谷歌地圖步行去他家探訪,地圖說走35分鐘,結果還是用了1個小時才找到,先是阿公接待了我們,幸虧Sharon在場幫忙翻譯台語,家裡還有個可愛的3歲的小弟弟,後來父母都下班回家,都很高興看到我們來家訪,告訴我們James還愛把從雙語營學到的歌《Jesus You’re My Super Hero》從Youtube上放給父母聽,哈利路亞!媽媽聽說我們是從西雅圖靈糧堂來的,倍感親切,她之前也去過一間靈糧堂而且有良好的印象,父母希望他們的孩子們都能學好英語,所以特別高興看到雙語營裡有從美國來的團隊,臨別之前我們同工為這一家做了祝福禱告。據其他同工分享他們的家訪,有些孩子的家庭狀況比較不佳,有的孩子住育幼院,需要更多的關懷。 據蒜頭教會的吳牧師介紹,嘉義縣是全台灣基督徒人口比率最低的縣市,很多民間信仰,小孩長大很少留在當地,大都到大城市發展,鄉福的對象就是針對這些本來沒有機會聽到福音的人群。感謝主,近年來有不少北美基督徒移居嘉義縣來傳福音, 吳牧師本人就是從洛杉機退休移居到蒜頭的,一個非常有效的傳福音途徑就是開辦課後輔導中心,建立長期關係,孩子們非常願意跟從美國來的人交流學英文。有一次吳牧師開車來接我們,同車還有兩位國中生專門過來就是要跟我們一起同車好說上幾句英語對話!哈利路亞,我們自己實在做不了什麼,但神能用我們做大事! 感謝讚美主,本次鄉福短宣也讓我更多地來經歷神而且有更確切的自我認識,西雅圖的夏天是出了名的涼爽,溫度剛接近到攝氏30度就算是高溫了,蒜頭國小這邊天天35度左右,教室沒有冷氣空調,只有電風扇,天黑後蚊蟲驅光就往我們亮燈的教室裡飛,天氣基本都是大晴天,只有最後一天好像有多雲溫度稍低一些,剛到的那天還擔心自己會受不了,感謝主,慢慢感覺成天流汗也沒什麼大問題,不住地喝水就好了,不流汗才會有大問題,小天使送來的維他命也很有用,後來小天使接曉才知道是政大同工Daniel, 哈利路亞!居然傍晚還能和小營員們,同工們一起打排球了! 雙語營結束後7月30日下午乘高鐵從嘉義回台北又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通過自動檢票口時發現我們三人的高鐵票過期了!原來定的返程票日期搞錯了,列車還有5分鐘就要開車了,這對我這個C特質的人來說的確是一大挑戰,好在身邊就是王牧師,比我鎮定,他找來車站服務人員,說明情況,臨時現場重買了三張票,此時離開車時間只剩兩分鐘了,我們一行10多人才重新一起通過自動檢票口,上電梯到月台登上列車,列車隨即開動,好險!感謝讚美主讓我再次體驗到我們團隊精神,體驗到從主那裡來的平安,也體驗到車站高品質的服務! 回到台北就又開始我們的自由行了,晚上就去了附近的夜市,感謝讚美主接下幾天還有幾個鄉福同工聚會遊覽的機會,又讓我們認識了不少去中埔的師大同學。第二天主日我們來到花園新城教會,正好是王牧師在那裡主講信息“到地極作見證”,教會建在山頂,建築非常有特色獨具匠心,聚會結束後非常榮幸見到王牧師的父母王伯伯王伯母,感謝主看上去二位前輩身體都非常棒!隨後王牧師又抽空帶我們幾個中埔和蒜頭梯隊的同工們一起去碧潭聚餐並遊覽吊橋。隔日Melody姊妹又帶我們其餘幾個還在台北的STM去遊淡水的淺水灣,逛老街,騎U-Bike,好開心!之後Melody姊妹還幫我們聯繫到師大的同學一同去遊了動物園,動物園是我家老大Kevin點名要去的景點。哇,遊台北幾天還真不夠用! […]

神能用我們做大事




王克強牧師 由於去年鄉福短宣帶回來活潑美好的見證,今年在招兵買馬時,一個梯隊的人數很快就爆滿,於是我們決定分成兩個隊伍,在同一個時間去兩個鄉福的福音中心。我與英文牧師Picchi分別帶領兩個隊伍,他分配到嘉義蒜頭,我則去嘉義中埔。我們這一隊比較特別的,是有Melody與 Kevin兩位的加入。 Melody早在讀研究所時代,就在我們教會聚會,我直到去年才認識她一些。過去與她的互動,多是在會議桌上正經八百地談事情,這一次有機會跟她在雙語營的環境,全天候相處,發現她是一位非常正面、甜美的姊妹,做事認真,考慮周詳。從一開始就是她為我們聯絡中埔教會到嘉義高鐵站的接送交通,如果不是我們這一車的人睡過站的話,接送應該是相當順利的。她跟我說平常上班太辛苦、壓力太大,來到鄉福,簡直就是心情大渡假。或許正因為如此,感覺她做任何事、參與任何活動、跟任何人互動,都非常的用心盡力,但她的靈卻是平安喜樂的。這就是宣教的其中一個優勢。好像上班族花了整個周六下午整理庭院,滿頭大汗、傷痕累累,對她來說是另一種放鬆,但對於一個職業園丁來說,這幾個小時卻算是辛苦的工作。這次鄉福的積極正面的氣氛,沒有她不行。 Kevin Jiang報名的很倉促,自己經費也不夠,完全是憑著信心參加的。他為了省錢買了一張便宜的機票,騎摩托車到溫哥華,請溫哥華的弟兄送他到機場,飛往上海並在上海住一夜,第二天再飛到寧波,然後再飛到台北。因為他是第一次去台灣,為了讓他有安全感,我當天清晨趕到機場機接他,我們上了機場大巴士,才是我對他真正認識的開始。他年輕有活力,非常健談。笑起來很放得開、很大聲。對於不同的事物也很願意嘗試,是一塊宣教的材料。這次由於台灣團隊要求增班,我們美國團隊人手不夠,由於Kevin已經成年,所以我們把他單獨分出去教一個班,其實很冒險,但同隊的輔導與學生都很喜歡他,他還常常作一些難度極高的體操動作給學生看,逗著大家都很開心。最經典的,是他跳大會舞的動作,每一次看他跳,我們周圍的輔導一個個都笑得直不起腰來。這次鄉福活潑搞笑的氣氛,沒有他不行。 Christopher是年紀最小的團員,第一次參加我們,本來在報名時,我非常猶豫讓他參加,因為他很有想法、卻很內向,而忙碌炎熱的宣教禾場上,壓力是非常大的,讓身心靈沒有預備好的團員來參加,會傷到他自己與周圍的人,這是每一位宣教領隊都要深思熟慮的一部分。希望等到他年長一些、懂事成熟一些,再來加入服事。由於他的母親Phyllis是有經驗的宣教隊員,經過禱告,這次讓Christopher超低齡參加我們,沒有想到他卻成為團隊極大的亮點。他的順服與配合超出意料,跟其他團員與學生們的互動,也是非常放得開。雖然話少(這也是許多團員沒有的優點),但是雙手卻忙著服事。他的魔術更是扣人心弦,在最後一天跟進聚會,我特別邀清他用魔術跟我一起講信息。他母親之前就告訴我說,他平常在家會很快地把魔術變完,不會去製造魔術懸疑的部分,於是我請他先變給我看一次,我找到相關的福音信息跟他所變的魔術結合起來,在當天聚會時,他一邊變魔術,我一邊在旁邊像主持人一樣的講解魔術,讓在場的學生感到好奇(其實很多輔導們也感到驚奇)。這次鄉福的魔術效果,沒有他不行。 Phyllis是資深的宣教團員,也是得力的同工與助手,她做事認真仔細,講話溫和,臉上常常保持甜美的笑容。這次她主要負責的是與台灣團隊的聯繫,由於鄉福教學的政策改變,這次是以美國團隊為主要教學,讓她有一點措手不及,多出許多的工作,還有很多的教材與相關教具都是她在美國就預備好的。之前為了建立兒子Christopher的信心,預備兒子參加宣教的裝備,她在家裡跟Christopher練習了很多次的魔術,還有把汽球做成動物,是一位懂得教育的好母親。但是看到她服事的那麼輕鬆、那麼喜樂,不禁讓人省思,到底服事是辛苦還是快樂?到底信仰是增加我們的壓力,還是解除我們的壓力的?許多傳統的基督徒,不准新一代的基督徒在服事中享受、在敬拜中釋放得自由。敬拜聚會的時間稍長,就覺得影響了他的生活步調,對他時間表不尊重。認為必須要渡假出遊、要放手購物、要暫停聚會,才可以是讓心情輕鬆愉快的。怎麼可以「喜歡事奉」、怎麼可以「喜歡聚會不要結束」呢?但Phyllis的生命是服事基督的生命,是跟隨基督的生命。常常連我都自嘆不如!這次鄉福的預備與聯絡的效果,沒有她不行。 Timothy帶著女兒Catherine,第一次參加我們的鄉福短宣。Timothy成熟穩健,他常常用額外的時間,帶著其他團員練習發聲與節奏,早在敬拜團贏得「大師兄」的名號。他在整個鄉福的服事中負責課程的預備,也特別把年幼的Christopher安排與他同一班級,讓他能夠教導並照顧Christopher。 Catherine則跟我在同一個班上教學,她非常活潑,是學生的好玩伴,下課的時候跟追著跳著跑著,常常在一群打打鬧鬧的學生中,找不到老師在哪裡?這次鄉福的教學團隊效果,沒有他們父女倆不行。 Melchi是我的老二,第二次參加鄉福,由於他跟Christopher年齡差別不大,又在之前住過他家一段時間,兩人有相當深厚的友誼,這一次Melchi也扮演了一個「大哥哥」的角色,讓Christopher在鄉福期間有人可以談心。Melchi是一位手巧的年輕人,不愛讀書寫字,就喜歡找事做,看到他趴在地上畫海報,那副專心的樣子,就知道他找到自己可以發揮的地方了。他也非常獨立並且成熟,好幾次參加營會,都能夠在成人中交到好朋友,讓我這位作父親的相當驚訝。這次鄉福的美術效果,沒有他不行。 台灣團隊是由師範大學與市北師的團契所組成,兩個團契的互動與特質其實很不一樣,但是卻合作無間。一天24小時,時不時就聽見、看見有同工彈著樂器,三三兩兩唱詩歌,沒有特別約定或練習,但是敬拜的靈卻是那麼濃郁,這些年輕的學子基督徒,所散發出來的就是對主耶穌純真的愛,他們並沒有問很多問題,也沒有像我自以為可以回答很多問題,但他們就是享受耶穌、享受服事、享受團契相交、享受平安與喜樂。營長每天的敬拜自己帶,看他並沒有花很多的時間在準備歌曲上面,但是每一首都能夠帶出恩膏,顯示他平常就對這些歌曲很熟悉,並且常常自己敬拜,才能有這樣「信手拈來」的表現。另外我要特別提的是行政同工Clair,辛苦照顧我們的吃喝拉撒,每天為我們報告很多注意事項,有一次我提醒台灣團隊,這是雙語營,好不好藉著這個機會,練習一下英語,並且也照顧到美國團隊一些中文不太好的同工?沒想到第二天,Clair馬上用英語,結結巴巴的報告,讓我很感動,還有幾次她先拿著報告事項,來問我那些詞彙應該怎麼翻譯,讓我很欣賞、印象很深刻。這次鄉福的團隊效果,沒有台灣團隊是不行的。 當地教會鄭傳道,是中央大學教授退休下來,加入鄉福的團隊。他們自己在中埔買了房子,每天白天到教會來,晚上回家睡。所以就把鄉福同工原來在教會的房間給我睡,參加了鄉福宣教近十年,我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優渥的待遇。過去都是跟團員與當地的大學生睡在一個大通舖裡面,雖然辛苦,但也熱鬧好玩。這次一個人睡一間,不但讓我有很好的休息,而我移出大通舖,恐怕讓那些年輕人也睡得好一些吧!鄭傳道夫婦非常熱心,常常來探望團隊的情形,並且為我們帶點心和零食,給我們很多的祝福。這次鄉福的在地照顧,沒有他們不行。 特別一提的是邱侃弟兄帶著兩個兒子第一次參加鄉福。他是從國內來的,竟然對台灣的宣教有負擔,讓我很感動。行前得知我們為了兩個孩子找便宜的機票而拖延了幾天,他主動為我們花時間在網上找到便宜一點的機票,並且願意帶著我們家的兩個青少年,從溫哥華飛上海、再飛台北,回程也是如此。這次鄉福孩子的旅途照應,沒有他們不行。 這次宣教經費的補助方式,一改往年。過去是每位團員固定由教會宣教經費補助其宣教支出的三分之一,第二個三分之一是由教會與個人募款得來,第三個三分之一自費。今年改為教會的三分之一自由申請,其餘三分之二,則是教會弟兄姊妹的奉獻而定。結算到最後是每一位有需要的團員,都是全額補助,顯示出弟兄姊妹對於宣教的熱忱與支持。當然,也有不少團員根本沒有申請,自費宣教。這樣一來,有錢的出錢、有時間的出時間、有力的出力。這是神家裡的原則,讓不同狀況不同恩賜者可以彼此搭配,形成一個更強大的宣教隊伍。在宣教團隊服事期間,教會同工與各小組為宣教團隊禱告,使得在前線打仗的,能夠有後方源源不斷的供應。 鄉福的異象是在偏遠的地方,福音不容易傳的地方,設立福音中心,為鄉村地區被早期偶像崇拜與民間信仰所影響的居民,做心靈鬆土的工作。鄉村只有小孩子到教會來,前幾年的確看到一些孩子,在教會信了耶穌,但上高中就到外地了,上大學更不用說,所以教會不斷的缺乏童工。話說這又過了十幾年,如今有一些在鄉福信主的孩子大學畢業了,回到自己的家鄉去服事,過程非常感人。但是相信大家也能夠想像到,過程漫長,而且人數極少,盼望更多的人加入鄉村的事奉,更多的成人與家庭加入當地的教會,成為穩定的同工。台灣鄉村福音的鬆土工作,沒有鄉福是不行的。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麻吉手牽手,益呀益呀友